罗治山 (香港)

2012伦敦奥运短宣感想

Mission STM Sharing_Law Tsi San (Hong Kong)
执笔时,正在往新加坡的航班当中,心中回味着两个星期短宣的点点滴滴,若不即时记下,恐怕回到香港这个生活紧凑到爆炸的地方,会给自己藉口慢慢遗 忘。在我较早前的代祷信中说过,我是到最后一刻才决定参加是次短宣,当初不知自己为何去,后来是以生命学习为目标决定参加,希望透过短宣感受一下神想对我 讲些什么,带我去看些甚么。因此,我在这裏便回顾一下我透过短宣的得着。踏进新大陆新文化的冲击这是我第一次踏出亚洲,而且一去就去一个我梦寐以求要到的地方—英国。我从小便看英国的足球,所以我对英国有一份情义结,能够踏足这片土地,很像回到亲切的故乡一样(当然,我真实的故乡是中国而不是英国)。踏出希斯路机场,英国人给我第一个印象是“慢”。他们就算在上班时间繁忙的时候,相比我们香港每朝在地铁的一百米赛跑,慢很多。但是,他们自律性和 良好的公民素质,给我整个旅程一个很深刻的反省。举些例子,在我于温布莱球场看球时,八万多的球迷是很有秩序的进场,绝无打尖,不坐划好的座位而乱坐的事 情发生,我曾经在广州天河体育场看球赛,洗手间的卫生是被我狠批最厉害的地方,相比之下温布莱明显优胜得多,其中有一幕我很深刻,我们离开的时候,由于要 让地铁有时间疏散球迷,警员要实施人流管制,有时我们要在路上呆等一段时间,但那时,我和身边的阿辉说:「为何这么静呢?」八万多人迫在一条直路上,竟然 静过平日我们香港看球赛或演唱会。他们都很有耐性等待警员的指示,若在香港我想警员已给骂了祖宗十八代了。另外,政府很鼓励市民踏自行车代步,他们真的会在马路旁划一条自行车线给自行车行驶,真正看待自行车为一种交通工具,市民亦很自律,驾单车者会遵守 正规的交通规则,其他车辆在自行车后面时,司机会很礼让,很有耐性跟在后面,而不会因为慢而响汽车喇叭催迫它。这种风气源自市民的自律,我想因为他们的公 民教育是教他们何为正确的思想和价值观,而不是只教他们要遵守哪一些法律,这就是这裡和香港的分别。他们的公民素质让我好好上了一课,一个好的教育不只是 教育知识,而是也要培育一个人的人格,这点香港还有待改善。

宗教大国需要甚么?

出发前有人问我,基督教是由西方传来,为甚么要回发源地短宣呢?觉得好像是多此一举。的确,英国有很多古典、宏伟、美丽的教堂,就以我们住宿的苏豪 堂为例,散发出一种神圣庄严的气势,在这么宗教浓厚的地方,需要甚么?请看看教会四周,你或会找到答案。苏豪堂位于伦敦唐人街附近,那裡有很多中式餐馆, 不少华人移民就是在这裡打工。很多商家看通他们离乡别井辛劳工作,而没有很多的娱乐的弱点,于是建立一间又一间五光十色的赌场,去谋取他们的血汗钱,不少 人就沉沦在这个无底的赌海之中,钱赌光了,异国梦碎,灵魂失丧。再行过一点,有一条街,酒吧林立。就我两星期所见,英国人喝醉酒就如是「例牌菜」般,每晚 都有人借醉闹事,性、暴力、偷抢、毒品等无日不是,每晚我都听见有警车进出那裡,好不清閒(所以我认为英国警员应得很高的薪水);更不堪的是,这原来是一 条「同志街」,充斥着一对一对甚至一堆一堆的同性恋者。这裡教会林立又如何,未得福音的人还有很多,很多人还有福音的需要,有时就需要一些像我们的新血, 走出教会,去接触他们。

那麽,教会内呢?他们正面对倒退及四面受敌的问题。首先,英国的教会逐渐地青黄不接,年青人觉得「老土苦闷」不愿返教会,就算是教友的子弟们,他们 大都是被迫返,心裡却不愿的。教会的年龄差距的扩张有如香港的贫富悬殊一样,所以很多教会慢慢式微,例如苏豪堂前身是一间英国浸信会,华丽的座堂代表它曾 有兴盛过,但是最后会友人数日渐不足,免得浪费而转让给伦敦中华基督教会,我相信当地有不少的教会亦面对这情况。

在学校教育方面,以前每个学生都要上圣经科,但现在政府要讲究平等,圣经科变成宗教科,学生学的不是一个信仰,而是学习世界不同宗教的特色。基督教 已不再「独尊」,而是要和其他宗教「抢人」,像我们在奥运场馆外作街头佈道时,亦要面对五花百门宗教的挑战,来一场属灵的争战。现在英国很快便将同性婚姻 合法化,换言之,日后如果教会拒绝为同性恋举办婚礼,可被人以歧视控告,但如跟随世俗的话,又绝不合神的心意。在这裡,我预见这裏的教会将受到愈来愈多迫 害。在英国的教会很需要大家的支持及帮助!

这是一间主内一家亲的教会

今次我们的旅程全赖伦敦中华基督教会的支持和接待,在这次的旅程中由早到晚都有很周全的照顾,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。他们展现出爱人如己的服侍态度, 虽然大家之前毫不认识,但他们却不辞劳苦的去接待,令我很感动,在此要为他们的付出,向他们表示十万个感激。我在此亦反省到富裕过我们的尚且能如此谦卑委 身服侍,为何我在事奉比我有需要的群体时可以找借口有所保留,这是对我的当头棒喝。

其次,我也看到虽然这教会在伦敦分别有七个堂会,但它们之间的关係十分紧密。一个堂会有欠缺,其他堂会便会来补足,弟兄姊妹一同参与。所以我们到不 同堂会服侍时,经常看见其他堂所的弟兄姊妹前来帮忙,我对他们说:「又係你?!」可见他们虽然是分别的七个堂会,但资源共用,视彼此为同一个肢体,一同为 主努力服侍。我看到他们的合一性,亦很认同他们的做法。这种方式在香港比较少见,通常教会有各自的计划、财政和同工,运作比较独立,彼此间的交流较少。

此外,教会对事工的成与败的看法,亦令我有深一层的体会。我们短宣的活动包括有街头佈道、儿童青少年同乐日、嘉年华、闭幕礼等,教会大力支持,投放 了很多资源、人手和时间去准备。但实际成效方面,我们在短宣中只带了一个人决志信主;我认为表面看来,街头佈道是最无效率的佈道方法;同乐日、嘉年华及闭 幕礼参与的人数亦比预期少,反应比较冷淡。如只在成本效益的角度来看,根本就不成比例,浪费资源。我相信这教会不是非常富有,不会胡乱花钱的,那么为何会 他们会继续支持我们呢?我想是因为在上帝的国度不像人这般计算,祂看重的是人生命素质而非人的数量,哪怕是只有一个人信主,若能做好信仰上的跟进,在上帝 的国裡,这比数量增长但没有跟进裁培为好,而且过程中,我们和教会的弟兄姊妹亦得到操练和学习。其实我们在向外传福音时,若自己属灵生命不好,又怎可造就 别人的生命呢?所以上帝一使用我们传福音,也藉此牧养我们。有时候我们教会也会被人的旨意带着走,时常计算表面的得与失,其实计划与检讨是必须的,但只要 多透过祷告,寻求上帝开路,少些疑虑,多些勇气,很多时都会结出超乎人所想所求的果子的。这是我在旅程中一个很深的体会。

遇到知音同路人 做回真正的自己

最后,我很感恩一路上有一班好队友,我们来自不同的背景、年龄层、目的,但我们最终也组成了一队合一的短宣队。虽然过程中我们有不少磨擦,但是这些 经歷让我们长一智,我们慢慢做到互相补足、团结合一,共同努力短宣。其实我最享受和队友谈天的时间,大家彼此分享自己的经歷、信仰,那种「岩咀型」的伙伴 走在一起倾诉的感觉实在太好了!坦白说我平日虽然是全职事奉,但我甚少愿意打开心窗与人讲真心话,时常戴着一个「铁甲奇侠」的面具。因为我要求自己一定要 刚强,要用最佳的状态的侍奉,但其实我心中也有软弱,有时像豆腐般。但这些事无法与人分享时,积下来就闭塞了我,自己钻了牛角尖也不知,但幸好我在队中找 到同路人,大家可以痛快的分享自己的心结和需要,做回真正的自己。其实有时简简单单,率性而行,不是很舒服吗?特别一提的是从前我不认识的队友,现在好像 发现新大陆般兴奋,很期待以后我们可以建立很好的友谊,可以互相扶持,彼此作一个分享者。

回港后我会多祷告,多为自己的生命去祷告。因为我以往只想为别人去努力,但在旅程中队友们提醒我自己去祝福别人前,要先求上帝充满自己,否则怎能有活水分享给口渴的人喝呢?还有要提醒自己事工最重要的是对人的工作,要唤醒对影响人生命的火热,不要浪费上帝给我的恩赐。

我为到能参与这次旅程,成为这队奥运短宣队的一员而很感恩,我想以后都无机会以这个阵容出队了。不紧要吧,能在今年有这经歷,已是难能可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