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治山 (香港)

2012倫敦奧運短宣感想

Mission STM Sharing_Law Tsi San (Hong Kong)
執筆時,正在往新加坡的航班當中,心中回味著兩個星期短宣的點點滴滴,若不即時記下,恐怕回到香港這個生活緊湊到爆炸的地方,會給自己藉口慢慢遺 忘。在我較早前的代禱信中說過,我是到最後一刻才決定參加是次短宣,當初不知自己為何去,後來是以生命學習為目標決定參加,希望透過短宣感受一下神想對我 講些甚麼,帶我去看些甚麼。因此,我在這裏便回顧一下我透過短宣的得著。踏進新大陸新文化的沖擊這是我第一次踏出亞洲,而且一去就去一個我夢寐以求要到的地方—英國。我從小便看英國的足球,所以我對英國有一份情義結,能夠踏足這片土地,很像回到親切的故鄉一樣(當然,我真實的故鄉是中國而不是英國)。踏出希斯路機場,英國人給我第一個印象是「慢」。他們就算在上班時間繁忙的時候,相比我們香港每朝在地鐵的一百米賽跑,慢很多。但是,他們自律性和 良好的公民素質,給我整個旅程一個很深刻的反省。舉些例子,在我於溫布萊球場看球時,八萬多的球迷是很有秩序的進場,絕無打尖,不坐劃好的座位而亂坐的事 情發生,我曾經在廣州天河體育場看球賽,洗手間的衛生是被我狠批最厲害的地方,相比之下溫布萊明顯優勝得多,其中有一幕我很深刻,我們離開的時候,由於要 讓地鐵有時間疏散球迷,警員要實施人流管制,有時我們要在路上呆等一段時間,但那時,我和身邊的阿輝說:「為何這麼靜呢?」八萬多人迫在一條直路上,竟然 靜過平日我們香港看球賽或演唱會。他們都很有耐性等待警員的指示,若在香港我想警員已給罵了祖宗十八代了。

另外,政府很鼓勵市民踏自行車代步,他們真的會在馬路旁劃一條自行車線給自行車行駛,真正看待自行車為一種交通工具,市民亦很自律,駕單車者會遵守 正規的交通規則,其他車輛在自行車後面時,司機會很禮讓,很有耐性跟在後面,而不會因為慢而響汽車喇叭催迫它。這種風氣源自市民的自律,我想因為他們的公 民教育是教他們何為正確的思想和價值觀,而不是只教他們要遵守哪一些法律,這就是這裡和香港的分別。他們的公民素質讓我好好上了一課,一個好的教育不只是 教育知識,而是也要培育一個人的人格,這點香港還有待改善。

宗教大國需要甚麼?

出發前有人問我,基督教是由西方傳來,為甚麼要回發源地短宣呢?覺得好像是多此一舉。的確,英國有很多古典、宏偉、美麗的教堂,就以我們住宿的蘇豪 堂為例,散發出一種神聖莊嚴的氣勢,在這麼宗教濃厚的地方,需要甚麼?請看看教會四周,你或會找到答案。蘇豪堂位於倫敦唐人街附近,那裡有很多中式餐館, 不少華人移民就是在這裡打工。很多商家看通他們離鄉別井辛勞工作,而沒有很多的娛樂的弱點,於是建立一間又一間五光十色的賭場,去謀取他們的血汗錢,不少 人就沉淪在這個無底的賭海之中,錢賭光了,異國夢碎,靈魂失喪。再行過一點,有一條街,酒吧林立。就我兩星期所見,英國人喝醉酒就如是「例牌菜」般,每晚 都有人借醉鬧事,性、暴力、偷搶、毒品等無日不是,每晚我都聽見有警車進出那裡,好不清閒(所以我認為英國警員應得很高的薪水);更不堪的是,這原來是一 條「同志街」,充斥著一對一對甚至一堆一堆的同性戀者。這裡教會林立又如何,未得福音的人還有很多,很多人還有福音的需要,有時就需要一些像我們的新血, 走出教會,去接觸他們。

那麽,教會內呢?他們正面對倒退及四面受敵的問題。首先,英國的教會逐漸地青黃不接,年青人覺得「老土苦悶」不願返教會,就算是教友的子弟們,他們 大都是被迫返,心裡卻不願的。教會的年齡差距的擴張有如香港的貧富懸殊一樣,所以很多教會慢慢式微,例如蘇豪堂前身是一間英國浸信會,華麗的座堂代表它曾 有興盛過,但是最後會友人數日漸不足,免得浪費而轉讓給倫敦中華基督教會,我相信當地有不少的教會亦面對這情況。

在學校教育方面,以前每個學生都要上聖經科,但現在政府要講究平等,聖經科變成宗教科,學生學的不是一個信仰,而是學習世界不同宗教的特色。基督教 已不再「獨尊」,而是要和其他宗教「搶人」,像我們在奧運場館外作街頭佈道時,亦要面對五花百門宗教的挑戰,來一場屬靈的爭戰。現在英國很快便將同性婚姻 合法化,換言之,日後如果教會拒絕為同性戀舉辦婚禮,可被人以歧視控告,但如跟隨世俗的話,又絕不合神的心意。在這裡,我預見這裏的教會將受到愈來愈多迫 害。在英國的教會很需要大家的支持及幫助!

這是一間主內一家親的教會

今次我們的旅程全賴倫敦中華基督教會的支持和接待,在這次的旅程中由早到晚都有很周全的照顧,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。他們展現出愛人如己的服侍態度, 雖然大家之前毫不認識,但他們卻不辭勞苦的去接待,令我很感動,在此要為他們的付出,向他們表示十萬個感激。我在此亦反省到富裕過我們的尚且能如此謙卑委 身服侍,為何我在事奉比我有需要的群體時可以找借口有所保留,這是對我的當頭棒喝。

其次,我也看到雖然這教會在倫敦分別有七個堂會,但它們之間的關係十分緊密。一個堂會有欠缺,其他堂會便會來補足,弟兄姊妹一同參與。所以我們到不 同堂會服侍時,經常看見其他堂所的弟兄姊妹前來幫忙,我對他們說:「又係你?!」可見他們雖然是分別的七個堂會,但資源共用,視彼此為同一個肢體,一同為 主努力服侍。我看到他們的合一性,亦很認同他們的做法。這種方式在香港比較少見,通常教會有各自的計劃、財政和同工,運作比較獨立,彼此間的交流較少。

此外,教會對事工的成與敗的看法,亦令我有深一層的體會。我們短宣的活動包括有街頭佈道、兒童青少年同樂日、嘉年華、閉幕禮等,教會大力支持,投放 了很多資源、人手和時間去準備。但實際成效方面,我們在短宣中只帶了一個人決志信主;我認為表面看來,街頭佈道是最無效率的佈道方法;同樂日、嘉年華及閉 幕禮參與的人數亦比預期少,反應比較冷淡。如只在成本效益的角度來看,根本就不成比例,浪費資源。我相信這教會不是非常富有,不會胡亂花錢的,那麼為何會 他們會繼續支持我們呢?我想是因為在上帝的國度不像人這般計算,祂看重的是人生命素質而非人的數量,哪怕是只有一個人信主,若能做好信仰上的跟進,在上帝 的國裡,這比數量增長但沒有跟進裁培為好,而且過程中,我們和教會的弟兄姊妹亦得到操練和學習。其實我們在向外傳福音時,若自己屬靈生命不好,又怎可造就 別人的生命呢?所以上帝一使用我們傳福音,也藉此牧養我們。有時候我們教會也會被人的旨意帶著走,時常計算表面的得與失,其實計劃與檢討是必須的,但只要 多透過禱告,尋求上帝開路,少些疑慮,多些勇氣,很多時都會結出超乎人所想所求的果子的。這是我在旅程中一個很深的體會。

遇到知音同路人 做回真正的自己

最後,我很感恩一路上有一班好隊友,我們來自不同的背景、年齡層、目的,但我們最終也組成了一隊合一的短宣隊。雖然過程中我們有不少磨擦,但是這些 經歷讓我們長一智,我們慢慢做到互相補足、團結合一,共同努力短宣。其實我最享受和隊友談天的時間,大家彼此分享自己的經歷、信仰,那種「岩咀型」的夥伴 走在一起傾訴的感覺實在太好了!坦白說我平日雖然是全職事奉,但我甚少願意打開心窗與人講真心話,時常戴著一個「鐵甲奇俠」的面具。因為我要求自己一定要 剛強,要用最佳的狀態的侍奉,但其實我心中也有軟弱,有時像豆腐般。但這些事無法與人分享時,積下來就閉塞了我,自己鑽了牛角尖也不知,但幸好我在隊中找 到同路人,大家可以痛快的分享自己的心結和需要,做回真正的自己。其實有時簡簡單單,率性而行,不是很舒服嗎?特別一提的是從前我不認識的隊友,現在好像 發現新大陸般興奮,很期待以後我們可以建立很好的友誼,可以互相扶持,彼此作一個分享者。

回港後我會多禱告,多為自己的生命去禱告。因為我以往只想為別人去努力,但在旅程中隊友們提醒我自己去祝福別人前,要先求上帝充滿自己,否則怎能有活水分享給口渴的人喝呢?還有要提醒自己事工最重要的是對人的工作,要喚醒對影響人生命的火熱,不要浪費上帝給我的恩賜。

我為到能參與這次旅程,成為這隊奧運短宣隊的一員而很感恩,我想以後都無機會以這個陣容出隊了。不緊要吧,能在今年有這經歷,已是難能可貴。